芦完狗子就跑

我爱咔酱,写啊写啊写,希望能让大家理解他的好(需要多读书才行啊啊啊啊啊啊)

[MHA/轰爆]日常

平行世界/私设如山/英雄不存在的世界


假如平行世界里,轰和爆豪交往了。


*上班时间*
    不知道是谁趁着午休时间看时下最火的总裁的秘密大结局,接着一群爷们拿好纸巾,拖着椅子围成一圈,从这头到那头全是人,严重阻碍了交通。
    被堵住路得焦冻提着便当注视着这一盛况,有些好奇的歪了歪头,做出了很不焦冻的行为,也拖了一张椅子坐过来。
    有人注意到这不同寻常的一幕,但焦冻的魅力还抵不过一个小高潮,受到冷落的焦冻只能坐在最后面。
    焦冻不解,全程就只注意到自己严肃的下属紧抓着彼此的手,从开头嚎到结尾,感叹主角的曲折恋爱,一边拭去脸颊上的泪痕。
    显然那个叫John的总裁用一个壁咚和深吻就解决了和爱人感情危机,在最后还成功的举办了婚礼。这让他不可避免的想到了自己伴侣。两个人的同居生活就如同平静的水面,随意一点小的变动都能轻易的形成波纹。
   快毕业的时候,还不叫焦冻的轰看到爆心地在浏览公寓信息,注意到爆豪似乎在为什么感到为难,一瞬间的敏锐让轰下意识提议要不要两个人一起住公寓,特地解释了自己和安德瓦的关系,不想再和臭老爹共处一室。
   爆豪一句早就知道了,匆匆结束了这个话题。
   两个人从电车上下来的时候,正值夜晚最热闹的时段。披着被电线割裂的象牙色长外套,一前一后的行走在远离喧闹的铁轨上,卷着稻谷味的鸟挟着风从身边略过。
   爆豪早就知道了,轰在思考中放缓了脚步,注视着劲敌的背影。莫名有些焦虑,为什么没有任何作为呢?因为自己对于爆豪来说不重要吗?
   恋爱中的人总是在不应该的地方钻牛角尖。
   轰感觉不到爆豪的欲望。爆豪总是浮于表面般与他争锋相对。只是想要争夺第一的话,谁都可以。一直以来,轰都认为爆豪是在意他的。在持续不断地观察下,轰了悟了,爆豪确实是在意自己的。但现在,轰又不确定了,自己好像也没有这么特别,只是他众多同学中的一个。
  至少我很强,轰暗示自己,爆豪不可能忽略我的。一个平时不愿直视的事实浮现在脑海中,爆豪最在意的人其实是绿谷,他的竹马,他们共同的好友。爆豪的每一根神经都为绿谷而颤动。轰回想起平日里的,只要有绿谷存在,爆豪就会高度警惕,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绿谷身上。
  思绪像乱成一团的毛线。他不该嫉妒自己的朋友的,绿谷拯救了自己。
  也许,我该退出。轰有一瞬间退缩了。
  十几年的时光不是简单四年就能弥补的,自己魅力再大,也大不过真正了解爆豪的人。绿谷更懂爆豪。绿谷了解爆豪的所有。就算一开始抗拒,最终爆豪也会回应绿谷的期望。绿谷,绿谷,绿谷,绿谷,绿谷,绿谷,绿谷。不如烧掉吧,用火彻底毁灭。
  “喂,你在干嘛。”对上焦只用了一秒,在这短短的一秒里,火红眼眸里的担忧切实的传达到大脑,轰尝到了辣味。
  难道脸会烫是因为吃了辣的东西吗?
  不是,因为有烤肉的味道。
  不妙。
  不妙。
  甩开被握住的手,紧张的不知道该将手放到哪里。
  松开,又握紧双手,能力失去了控制。手上燃着火焰,本应火热的身体此刻处在冰桶里。茫然无措,恐惧膨胀着撑爆了理智。轰最后想起来自己还可以操作冰,又赶忙将那只受伤的手捧起来,小心的冻起来。
  轰听不见眼前那张嘴吐出的话语,一张一合,控诉着他的罪行。愧疚终于打败了他,抬不起头一般,弓着腰,僵硬在原地。
  “对不起。我。。。”想要吃掉自己说的话一般,吐出这几个字,轰想不出解释,绝望和羞耻心一同席卷大脑。不完整的皮肤组织,一度让轰想吐出来,爆豪一定会觉得自己有问题,再也不会理自己了。一想到这个事实,痛苦就钻进心脏。“不要,不要不理我。我不是故意的。不要离开我去找绿谷。”
  下巴被托起,引起痛苦的脸就这么直直的撞进眼睛。写满愤怒的脸先是楞了一下,接着肉眼可见的红色就这么染了上去。迟疑了一会儿,手的主人还是做出了决定,“太麻烦了。”本来就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变成零不用花太多时间。
   片刻就离开了,轰依旧有些不知所措,任由爆豪抹掉脸上的泪水。
  “马上,过来和我一起住。”
  “爆豪,刚刚是亲我了吗?”
  “你能不能抓住重点!”
  “感觉很不错,爆豪你再亲我一次。”
  “你的脑子很让人不安。”
    

评论(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