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完狗子就跑

我爱咔酱,写啊写啊写,希望能让大家理解他的好(需要多读书才行啊啊啊啊啊啊)

说起来,我是真的不会聊天呢。别人发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很怕他们无聊;别人说的话,不知道该如何接。还好亲友早就习惯我了,但我真的很羡慕有多聊天对象,可以聊很多话的人。

嘻嘻嘻,希望我能变成那样的人吧


[MHA/轰爆]我的前辈

    「前辈!前辈!等等我!」

    A小跑着才勉强赶上爆豪的脚步,躲进了前辈的伞下,「挤死了,给我出去。」

    「前辈干嘛这么凶,一点关爱后辈的想法都没有,要温柔一点才讨人喜欢。而且这么着急干什么,前辈脾气这么坏,肯定和我一样是单身狗,同为单身狗我们可以……」

    爆豪被叽叽喳喳吵的不耐烦了,「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闲的发慌,我男朋友还在等我,你赶紧给我滚,不然会麻烦死的。」

    「哎?我没带伞啦,前辈送我……等下,前辈你再说一遍刚刚的话!」

    然而前辈把伞柄冲他手里一搁,头也不回的冲进雨里,吓得A赶紧追在后面,「前辈,我做错了什么,不要嫌弃我到这个地步啊!QWQ」

    好容易跑到门口,喘着粗气的A一时没回过气,差点当场去世。自己的前辈,那个魔鬼,居然红着脸被人牵着走,不过前辈红着脸的样子好可爱呀,不对,A抬手打了自己一巴掌,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等等,这个人好眼熟啊,A从缝里继续偷看,全然无视门卫警戒的眼神,没错,这个红白对半的发色,怎么看怎么像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轰教授。

    A今夜注定和万千少女一同失恋了,毕竟谁敢和辅导员抢男人。

——————————————————————

我果然比较适合写短篇呢

[MHA/快活]

挑战一下下

(1)

※路人胜

※绑(好)架,监(麻)禁,调(烦)教

「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明。」

闻言,A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卡片,「请让我检查一下您携带的物品。」

检察人员出了值班室,用仪器草草扫描了一下A,显示没有携带违禁品后,连携带的大件行李箱都没有打开检查,就示意A赶紧走,「抱歉啊m,这段时间都加班到这么晚,耽误你接女儿了。」

m沉默了一会儿,只是小声的说了一句「真是的,以后不要再加班到这个点了,快回家吧。」

A又满怀歉意的说了两句,就带着卡片离开了。

A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做到了。尽管早就决定要守护自己的天使,但真正作为他的圣骑士积极行动,这还是第一次。

本来会是有经验的s负责检查,像s这种死板的老男人,绝对会发现自己有问题。为了实现计划,A以一位被s严谨作风救了老太太身份给总部天天写匿名感谢信,总算把s调到总部去了。

而这位新来的m就很好办了,不仅晚上做着兼职,每天下午还要去幼儿园接女儿。果不其然,m心急火燎的下班了。

A其实还挺喜欢这样为生活奔波的人,毕竟付出的人总是受人尊敬的。

下了电梯,A就直奔自己的厢式轿车。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

A有些费力的抬起行李箱,又尝试了一下,还是放不进去,虽然有更粗暴的办法,但A不愿意这样做。

「A前辈!」熊一样的粗鲁男人一把搂住A,男人的汗臭味包裹住A。A勉强维持笑容,d真是个搅屎棍。果然男人和女人都是这么恶心又厚脸皮,只有我的天使从来不会给人添麻烦。

「拜托了前辈!」d双手合十自以为俏皮的吐舌头,一阵寒意顺着A的胳膊爬了一臂鸡皮疙瘩。

「可我今天还有。。。」

d向来非常自觉,还没等前辈说完话就把行李箱给扔进去了。

垃圾白痴低能儿!!!A咬牙切齿攥紧了拳头,恶狠狠地盯着已经坐进副驾驶座的d,冷静,冷静,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一切都是为了天使。到了这个地步不能再出任何错了。

想到自己的天使,A自觉不能再拖。

d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自己亲切的前辈,总觉得前辈今天笑的。。。怎么说呢,不好形容,对了,有点猥琐的感觉,再略一思索,前辈这么着急,该不会是有情况吧。明白了,自己太碍事了,很是识趣的没有提议前辈一起吃完饭,不过嘛,问题还是要问的,d的眼中射出一道八卦光线。

明明是和天使共处一处的美好时光,偏偏来了个罗里吧嗦的鸡婆男。A觉得d平时打压欺负自己就算了,连自己的一点小隐私也要探求,实在可恶至极。问的问题还都如此敏感,呵,你也配知道天使的消息,你个弟弟。

笑的不怀好意的后辈d好容易走了,A立马垮下了脸觉得自己该处理一下。d身为公司八婆男,要是把今天的消息说出去就不好了。啃着秃了的指甲,A决定明天再处理。

A一边计划着,一边微笑着拒绝了前台的帮助。终于能够和天使过二人世界了,A兴奋的哼着小曲,走进了电梯。

「A先生是不是有女伴了。」前台小姐趁着休息的时候,聊起了A先生。

A先生自从搬到这边来,就进入了众多女性的老公排行榜。倒也不是说A有多帅,也就普普通通考的过去那种。主要是听说A先生在好多地方都有房,还是政府公职人员,还一直单身,这么好的条件自然是非常抢手。「又有一个优质资源不见了。」

休息室感叹了一会儿,又开始聊起晚上的联谊。

而我们的A先生此时正小心的打开行李箱。浓郁的清香引得他跪伏着想要凑近一些,徜徉在花海中,A贴着微微有些发烫的肌肤嗅了一下,只觉得自己身处天国。

是天使给了我服侍他的机会,所以不能因为这巨大的幸福而抛弃自己的使命。A发誓此生都为天使而活。

A怜爱的伸手揽住箱中人柔软的身体,光洁但是有力。A抱起那软绵绵的躯体,想向卧室走去,但被箱子袢住了。A只来得及把自己垫在天使下面,头狠狠的磕在了墙上。

好疼,A松开护住天使的手,揉了揉后脑勺,突然意识到这也是上帝对他的试炼,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考验自己是否有资格追随天使。

没错,不是A自己想象的,也不是天使命令的,而是上帝认可的。怀中的重量让A喜极而泣。一直以来自己都活在梦中,终于被认可了。

A轻手轻脚将天使放在床上,开始检查伤势。A将绣着爆豪胜己的病服褪去,细细查看,果然在膝盖看到了一点擦伤。

A决定把d除掉。

擦完药膏,A为天使盖好被子。确认窗子都锁上了,拉好窗帘,关上灯,从外面锁上了门,离开了。

还有很多需要给天使准备的东西呢。

所以为什么要举报这么好的太太呢

————————腐向预警————————
这俩人凑一块绝对可以写文,一个闷葫芦杀手,一个霸道朝廷官,完美👌。

(是这样预警和打tag吗?不太懂。一把年纪不是很会搞😂

回过头来看自己写的这些,秘制尴尬。
虽然是因为爆爆才开始写的,但是因为自己的文笔有限,写不出那种好,好沮丧呀。
抽个时间把每一篇都修改一下吧。

[MHA/轰爆]日常(3)

平行世界/私设如山/英雄不存在的世界


假如平行世界里,轰和爆豪交往了。

——————————————————————————————  

“唉——”爆豪女士又叹气了。

    爆豪女士本是活跃会场气氛的一员,但最近遇到一系列烦心事。一个人待着难受,但又不太有心思听别家的太太一边优雅的喝茶,一边又暗暗讽刺谁谁谁又新做了个头发不好看,谁家老公又买了新车贷了多少款,谁家已经有孙子了。

    索性寻个隐蔽的地方坐下,避开那些为了点芝麻小事儿就闹不愉快的祖宗们。

    刚巧看见藤堂太太一个人在织毛衣,便走过欣赏一番,顺势坐在旁边,讨教她的手艺。藤堂太太说话总找不到重点,一句话爱分成几句来表达,每次讨教的结尾都会变成藤堂太太老公的批斗大会,没完没了,完全不顾及别人。换作是平时,爆豪女士肯定会想方设法的结束话题,不过今天正好,爆豪女士需要思考时间,好好捋一捋最近发生的事。

    爆豪女士一想到一自家混账小子就来气,前天晚餐时间,突然一脸平淡的说出毕业以后要出去住,说完就继续吃肉。孩子他爸也平淡的说道,“是吗?住在哪?”过了一会儿才大惊小怪的反对起来,真是烦死了。
    
    臭小子,就那么想要离开吗?真是气死我了。

    孩子他爸强忍住内心的波动,拉住正要去洗碗的胜己塞进沙发里。审问开始,上来就是问题三连,为什么要离开家?家里不好吗?是不是外面有人了?爆豪女士看不下去了,这爹当得和被抛弃的无知纯情少女一样一样的。

    “臭小子,房子挑好了吗?”爆豪女士也不啰嗦开口问道。自家小子是什么性格当妈的最清楚,不考虑好是不会轻易开口的。

    果然,胜己(避免搞错爆豪叫胜己了)无视那股幽怨的眼神很不爽说道“xxx地区。”“户型呢?”“两室两厅一卫。”又看到爆豪女士的眼神,胜己不情不愿的掏出手机给他们看照片。意料之中的很不错,而且一看就是好好考虑过的。一看见爆豪女士有些惊喜的表情,胜己马上就得意洋洋的说道,“老子看上的房,怎么可能会差。”

    “臭小子,敢在你妈面前说老子!”

    “松手!!你这个臭老太婆,给我松手!”

    “啊?!还敢说!欠揍!”

    冷静下来的一家之主微笑着观赏了百看不厌的单方面殴打的戏剧,突然想到胜己挑的地方应该不低,便偷偷查了下那边租金。

    ……
    
    虽说胜己确实很厉害,但是负担这个也有点勉强吧。不过如果是胜己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爆豪胜完全没有往合租那方面想,胜己怎么说也不可能和别人住一起的,谁受得了啊。

    于是一个受得了胜己的人在第二天就登门拜访了。

    “臭小子,又回来这么……啊呀,这位是?”爆豪女士有些脸红的看着这个面带微笑的生面孔,平日里也常有人来找爆豪,不过都不似今天这位帅气。

    “你小子怎么还瞪起眼了,真是没有同学爱。”爆豪女士连敲脑壳的力道都放轻了不少。胜己翻了个白眼,真不该告诉阴阳脸老太婆喜欢爱笑的人,真是老幼通吃。

    “轰焦冻,我男友。”

    “阿姨好,我是接下来会和令郎一起住的轰焦冻。”轰一边递过一束花,一边继续向爆豪女士发射让花儿也折服的光波。“您看起来真美。”

    爆豪女士被闪的有点蒙,没来得及做反应,也跟着笑了起来,“你们快进来吧,我去准备些点心。”

    爆豪爸爸坐在沙发上,隐约听见那名叫轰的男孩根本没有压低声音的问道,“爆豪,你什么答应我交往的?”?
    “啊?!你在找茬吗?脑子坏掉了吧。自己想去。”??
    “都是因为爆豪你都没和我说过你喜欢我吧。”???
    “烦死了,别缠着我。”????

    回头一看,发现自家儿子和别人拉拉扯扯的,经过咳嗽提醒,才有所收敛,虽然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一家之主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不会要告诉我他是你男朋友吧?”冷酷无情爆豪酱冷漠的告诉他,不仅是男朋友,将来还会住在一起。

    可怜的爸爸承受太多了他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东西,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任由不会看氛围的男朋友君微笑问好。
    
    现在回想起来,爆豪女士有些感慨,儿子真是长大了,翅膀硬了,皮也更痒了。可恶的崽子,还可真是仗着宠爱,就为所欲为,不知天高地厚。

  “我们都老了,别管那些年轻人了。”藤堂太太的随口一言得到了爆豪女士的附和,满意的继续下一个话题。

    很好。爆豪女士非常想溜了。

[MHA/出胜]后半年

[二]
两人相对而坐,却无一言可说。

爆豪说不上自己对于绿谷的厌恶是否已经接近恐惧,只是气愤于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走到了终点站。

口干舌燥的又等了一会儿,插着手陷进沙发,太阳穴突突突跳动个不停。隐约能够预知到事态的发展。

等不了了,内心的烦躁驱使他将攥在手里满是甜腻液体的金属物体掷到茶几上,站起来就走。

挽留我。

最后还是只能嗤笑一声,摔门而去。等不到的呼唤再等也是白瞎。

几乎是用飞的冲出小区,随意搭上一辆停站的公交。

命令你带我去虚幻的美好。

顾不得谦让老幼,爆豪自暴自弃般依靠在窗上,放弃压低鸭舌帽,任由玻璃挤压出难看的压痕。尽管已经有人注意到自己的身份,仍旧不想动弹半分。

因为一顿晚饭就彻底决裂的两个人,没有厮打,简单只言片语就判了对方死刑,表明了余生最好再不想见的意愿,党中央审核批准通过。

仰头盯着被蚊虫环绕的路灯,搞不清楚自己的位置。

爆豪一通电话敲定了前往美国的行程,随手将撇断的手机丢到垃圾桶,逃也似的离开了令人窒息的水族箱。

什么也没带走,反正也不需要。

爆豪胜己,年26,屡次与绿谷交锋落败,当不了no.1的英雄,在床上也是下面那个。

这一次,爽快的离开了。

两败俱伤,

不,是以微弱的优势胜利了。

唯一一次的胜利。

[MHA/出胜]后半年

[一]
爆豪已经忘了自己为什么讨厌鱼。

不是因其刺难去,常卡人咽喉。

也不是因为它以曼妙的舞姿滑翔在水中。

它的鲜美味道,它咀嚼于口中那份细腻触感,它抚摸起来顺滑,脱手还牵出银丝的肌肤——它被花卉装点放置于盘中。厚实的双眼皮瞪大到让人忽略的程度,清澈的瞳仁蒙上奶油的乳白色,直勾勾的无声注视着你。

强作镇定的使用筷子戳向鱼头——吃鱼应当从头吃起好像是不成文的规定。略微使劲按压,因为内部被蒸煮到松软而轻易变形,汁水淌出微展的小口,鱼特有的芬芳气味钻入鼻孔,冰冻了整个大脑。只能僵硬的停下手,顺势想要卡住鱼骨,却不慎翻开了它的鳃盖,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地域,神智被抽出躯壳,不断放大的空间反复播放——鲜红的鳃膨胀着撑开,紧接着又极速收缩起来盖住猩红。

挣扎着撕裂缠绕在体表的外壳,伸出手去抓住头顶的太阳,回过神来却对上一双忧虑的眼,刹那间被压抑住的呕吐感又翻滚着涌上来。

可恶,谁都可以看见,为什么偏偏是那个垃圾绿藻头。

身边的人喧闹在异空间,而这个时间点唯有他和绿藻头是静止的。深深地望进翠绿的森林,喷射而出的藤蔓拖拽着爆豪在石头路上以难看的姿态进入。

怎么样都好,饶了我吧。

爆豪向上帝祈求原谅。

回应他的只是薄薄唇瓣倾吐而出的咔酱。

放假很可怕。
不断有cp跳出来占据你的你的大脑(?),而且你还被迷的神魂颠倒。
明明离爱狛日已经过去有些时日,再次看到王马是还是止不住的回忆狛枝(狛枝有不起,好歹给我个岩窟王好吧!!!
刚高举ls大旗,跪唱666,下载了一波恐怖游戏,甚至想要写个文来庆祝一下,这个时候周伽出现了。
喵喵喵?!小太阳!小太阳!小太阳!六等星太太的小太阳让我炸裂。

萌cp永远晚一步,还没来得及开始,有些就结束了,买不到的本子,看不了的画,我的心在隐隐作痛。
注意力你不要再分散了!!!你是爱我的!!
永远熬夜,反复思考自己为何还没有猝死,果然,人老了就会变得担惊受怕::>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