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完狗子就跑

我爱咔酱,写啊写啊写,希望能让大家理解他的好(需要多读书才行啊啊啊啊啊啊)

[MHA/轰爆]告白

高中时期

终于明白喜欢自己爆爆的轰轰x搞不明白在想什么的直男爆豪

因为爆豪是个直男,所以轰选择想要保持同学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面隔在两人之间的泥墙在不断努力下开始崩塌,也许可以吧自己的想法告诉爆豪吧,虽然这样想着,但是迟迟没有动作。究竟想要和爆豪变成什么样的关系,深深的苦恼着他,遂求助于看起来很懂,实际上要被他急死了的同学们……

其实只是一篇脑洞(算是)啦,所以有什么语句不通顺之类的奇怪地方,就忽略掉吧www
轰爆超甜!


——————————————————————————————

轰穿着来自八百万特制的告白礼服,抱着一大束玫瑰花,手中拿着女生们写好的纸条。
“这样就可以了吗?”轰虽然大条,但紧张依然让他没由来的不安起来,“轰同学就放心大胆的上吧!一定可以的。”

“轰同学等下到鞋柜那里一定要按照步骤行动。”女生手忙脚乱的帮轰确认有没有出错的地方。

“要是被拒绝了,不要恼羞成怒哦。”

“轰同学又不是臭脾气的爆豪,才不会轻易生气的吧。”
“嘘,小声点有人过来了。糟糕了,听脚步声应该是爆豪同学。他怎么会回教室。”耳郎示意大家躲起来。
“混账,还不赶紧走。”爆豪用力拉开教室门,奇怪的打量着轰的装扮,“你他妈有事就早点说,居然让我等你这么久。”轰下意识将玫瑰花藏在身后,又意识没必要这么做,“那是补习班结束之后的事了。爆豪我们走吧。”

“哼,不用你说。”

把写满约会步骤的纸条塞进口袋,轰提起书包,跟上了爆豪的身影。
“一开始就出问题了,轰同学能够告白成功吗?”a班的大家目送着没有在鞋柜告白的轰,只能在心底祈祷告白能够顺利进行。

轰本能的选择补习结束后再说。


“爆豪,我。。。”站在对面的爆豪不耐烦的说,“你他妈还不快滚进来。”轰才意识到自己还站在地铁外面,赶在关门前进了车厢。轰低下了头,一反常态的坐到了爆豪的旁边,垂下的发丝阻隔了旁边人的视线。
蝉鸣隔绝在电车之外,拉环随着电车的摆动晃晃停停,车厢里三两成群的人们开始注意到他们的身份,遥遥地窥视着这边。爆豪全然无视所有人,手插裤兜,闭上眼睛依靠在椅背。
真的要告诉爆豪吗?轰捏紧了一直拿在手上的花束,只觉得爆豪要是知道了自己的想法,一定会厌恶的跳起来和他打一架。犹豫不决并不是自己的作风,决定了事,就应当去执行。

但那果断只有在决断除了爆豪以外的事才存在。
慢慢抬起头,去观察爆豪。看着爆豪,下意识的就张开了嘴,“爆豪,我对你。。。”然后他意识到爆豪永远不可能听到,他带着耳机的身影早就将自己拒之在外,一瞬间那来不及吐出的词语被咽回了肚子。

品尝着并不存在的苦涩,轰低下头注视着明明暗暗停在掌心的淡金色,试着用手握住这道光,然而光是自由不受限制,它宁肯弯折也不愿属于任何人。
轰突然非常沮丧。所以当有东西向头袭来的时候,他没有躲避,任由袭击砸向自己。他对自己说,说不定死掉才好呢。“痛。”淡淡的硝烟味透过棉麻传到鼻腔,手帕主人的呼吸隔着手帕也能清晰的感知到,轰抬起空出来的手手敷到那有别于女性纤细柔嫩触感,结实有力的手掌上面,想象自己已经与他十指相扣。“该死放水家伙,真是恶心。”手的主人挣扎了两下,却没有再动了,“。。。只给你三秒,阴阳脸。”
“嗯。”
无所谓了。

关于爆豪,自己一无所知,但关于自己只有一点事明白的。
轰单手将玫瑰花递给爆豪,“帮我拿一下。”
一如既往地怒吼,“我凭什么帮你拿。”
“爆豪君难道连拿花都做不到吗?”
“吵死了,不就是拿个花。”飞快的抽回手,这可不止三秒了。

平静又小心翼翼的将深浅不一的手帕折好,打开书包放进里层。
“XX站到了,请要下车的乘客按顺序下车。”
轰一直等到快要关门前最后一刻才站起来走出车门,“先走一步,记得我说过还有事情要办吗?”
“喂,等下,你的花!”眉头还是皱起来好看。
站在车厢往外面,轰终于第一次舒畅的笑了出来,“我不需要了,送给你吧。留着或者丢掉都随便你。”
伴随着响亮的“你说什么?”电车向下一站驶去,爆豪被阻隔在车门那头。轰一直目送着电车在视野尽头变成小点。
先打个电话给家里吧,轰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为什么这么冷呢?明明正值盛夏。

毕竟是刚从末班车上下来,今晚注定是回不去了。

“喂,姐姐。。。”

(´இ皿இ`)我放弃写文了,光写脑洞就已经很绝望了。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