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完狗子就跑

我爱咔酱,写啊写啊写,希望能让大家理解他的好(需要多读书才行啊啊啊啊啊啊)

[MHA/出胜]后半年

[二]
两人相对而坐,却无一言可说。

爆豪说不上自己对于绿谷的厌恶是否已经接近恐惧,只是气愤于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走到了终点站。

口干舌燥的又等了一会儿,插着手陷进沙发,太阳穴突突突跳动个不停。隐约能够预知到事态的发展。

等不了了,内心的烦躁驱使他将攥在手里满是甜腻液体的金属物体掷到茶几上,站起来就走。

挽留我。

最后还是只能嗤笑一声,摔门而去。等不到的呼唤再等也是白瞎。

几乎是用飞的冲出小区,随意搭上一辆停站的公交。

命令你带我去虚幻的美好。

顾不得谦让老幼,爆豪自暴自弃般依靠在窗上,放弃压低鸭舌帽,任由玻璃挤压出难看的压痕。尽管已经有人注意到自己的身份,仍旧不想动弹半分。

因为一顿晚饭就彻底决裂的两个人,没有厮打,简单只言片语就判了对方死刑,表明了余生最好再不想见的意愿,党中央审核批准通过。

仰头盯着被蚊虫环绕的路灯,搞不清楚自己的位置。

爆豪一通电话敲定了前往美国的行程,随手将撇断的手机丢到垃圾桶,逃也似的离开了令人窒息的水族箱。

什么也没带走,反正也不需要。

爆豪胜己,年26,屡次与绿谷交锋落败,当不了no.1的英雄,在床上也是下面那个。

这一次,爽快的离开了。

两败俱伤,

不,是以微弱的优势胜利了。

唯一一次的胜利。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