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完狗子就跑

我爱咔酱,写啊写啊写,希望能让大家理解他的好(需要多读书才行啊啊啊啊啊啊)

[MHA/轰爆]日常(2)

哈哈哈哈哈哈越是写到后面就越开心是怎么回事

  梦到焦冻死了。

  爆心地在恢复意识后第一时间掀开被子,顾不得穿鞋,赤着脚冲进隔壁房间,将梦中人拖出被窝,把自己埋在令人安心的胸膛,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焦冻]。

  [……怎么了。]焦冻很自然的回抱了爆心地,虽然满脑子还是香甜的芥麦面,但重要不过爆心地。不过理智还是怀疑了一下这到底是不是事实,毕竟要相信爆心地会止不住颤抖的渴求自己,还不如相信自己能吃芥麦面吃到爽,毕竟自从自己吃太多拉肚子之后,爆心地就再也不允许一次吃两碗了。

  不过我相信爆心地不会这么残忍的。因为我爱他胜过爱芥麦面。

  [爆心地,发生什么事?你抱得太紧了,好痛痛。要亲亲才原谅你。]

  然而平日里都会爆红着脸咒骂的人毫无动静。

  又唤了一次,爆心地这才松开了一点。焦冻尝试着挪动了下腿,环抱的手劲又开始变大,几句微不可闻的话差点被漏掉,该不会是在念着什么久情人吧,焦冻心情顿时不好了起来。仔细辨别过后,反复念叨的话语倒是把他钉在原地。

  爆心地说,[不要,轰,不要死。]

  很多想法涌出一下子关不住的瓶盖,焦冻也不可避免的开始猜测。只知道突如其来的恐惧把爆豪打败了,但焦冻知道应当与自己的生死,但对于具体内容却毫无头绪。现在他能做的只有无措的梳理爆豪的乱发,企图安抚他。

  焦冻痛恨自己的笨拙。

  最终焦冻还把颤动中的小动物连同自己再一次埋进舒适的被子里,亲吻他的额头,向他保证这里绝对不会死。爆心地终于抬起头来看他,眼睛里的东西焦冻一个也看不懂, [焦冻你要是敢比我先死,我就杀了你。]这不是都得死吗?焦冻扣下爆心地黏在自己背上的手,小指勾小指,约定要是自己敢先死就是小狗。

  爆心地倒是难得没有吐槽焦冻,反而献上深情的一吻。在勾的焦冻想要更进一步时,闭上眼就继续着深更半夜的安睡。

  焦冻不知所措。自己还火热着呢,爆心地,你感受到了吧,别睡呀!快醒醒啊!!焦冻用身体感受了什么叫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更惨的是,焦冻还不敢动,怕吵醒了爆心地,于是连去卫生间快活这个选项都没有了。

  焦冻已经不再关心爆心地没什么来找他,他现在很恨他。这笔账迟早要算。

  焦冻本想咒骂爆心地的十八代祖宗,可爆心地的祖宗就是自己的祖宗,骂不得,更憋屈了。

  你可真是个小恶魔。

  今夜注定无眠。

———————————————————————
爆心地的梦 

  梦里不知是正值炎热的夏日还是因为跑动,汗水止不住的渗出。

  中心商场火势严重到几条街外的爆豪和轰都能看见。

  对视一眼,救人还是乖乖回家。

  这还用选?

  理所当然冲在前面的爆豪当然明白大规模爆炸对自己不利。自己的能力很有可能会引起更大规模的爆炸,到时候就连本来能救得人也会因此丧命。更何况还没拿到执照。该死。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疏散群众,救助伤员,等待职业英雄的救援。爆豪冷静下来,旁边的半边脸混蛋好像也是这么想的。

  商场本身占地面积就大,同时所处位置在市中心,人流量非常大这一点更是让救援难度直线上升,更别提造成的交通等问题。

  商场的位置选的足够好,距离医院和消防站不算太远,且自身设施也很齐全,已经不少安保人员在疏散人群的同时,加入灭火的行列。

  还没到达广场,爆豪就逆着人群看到商场有多处爆炸。应当不是燃煤气泄露,同时出现多处泄露这种事一般不可能,且对于一个安全管理到位,定期有职业英雄巡逻的商场,应当有别的原因。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火势不仅没有得到控制,反而还越来越大。

  警察拗不过两个热心疏散人群的小伙子。在人手短缺的情况下,警察在确认了两个人是雄英高中生的情况下,特许两人加入到疏散工作中。

  加入疏散工作后,一切就好办了很多。

  爆豪耐着性子的提醒人群不要恐慌,同时了解到原先巡逻的英雄早已加入救援,进入到了商场深处,但不知道为什么到还没有出来。

  能见到离这里较近的几所英雄事务所派出的英雄很正常。在那么多英雄的情况下,少了两个巡逻英雄很难察觉。中心商场一直都由强化系英雄所属的事务所负责,拖烦死人宅男的福,就算是爆豪也知道了那两个巡逻英雄在火灾现场有多么活跃,救人数量之多。

  当人群差不多疏散完毕,只需要集中灭火就行。

  轰从同事务所的英雄那里了解到根本没有看到那两位英雄。这番对话显然让他们也意识到不对劲,沉着脸便冲了火海。

  轰顺势提议去看看情况,不过爆豪早就用背影告诉他,赶紧走。

  一路上紧跟着英雄。沿途看到各种损坏的公共设施,灵敏的嗅觉首先就让爆豪注意到了蛋白质烧焦的味道。伤员已经救出大半,但仍有遗漏。随后便听到弱弱的呼救声。

  英雄正愁怎么让少年快点回去,不能随便让少年冒险,呼救声来的正是时候,英雄就委托他们去做救人这种比较安全的工作。在满足好奇心和服从中,爆豪艰难的选择了去救人,不得不承认,职业英雄要比自己更适合去找人。

  看到爆豪停了下来,轰也止住了脚步,转身穿过商场到了另一边。

  [有点不对劲,]轰眯了下眼。

  巧了,爆豪也是这样想的。不只是指险恶的环境,而是指这地方给人的感觉很不好。但为了救人他们也只能前进。

  穿过几扇破碎的玻璃,他们看到两个受到余波冲击依靠着在墙壁的可怜人,拼命捂住被玻璃戳穿的伤口,仿佛这样能够阻止血液的流逝。

  虽然有些奇怪,这不算难找的地方居然没有英雄来救援,但刻不容缓,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只能将问题先搁一边。

  看到两人紧张惶恐的神情,爆豪假笑着靠近他们,结果他们更害怕了。轰用手捂住爆豪的脸,微笑着安抚受惊的人,池面男女通杀万岁。趁两人被池面笑搞的心潮澎湃,小脸绯红,忘记恐惧的同时,爆豪平息了一下怦怦跳的心跳,自己会那么脸红绝对是因为这天真是太**热了,差点误了正事。爆豪在布带止血和炸焦止血中选择了前者,利落的撕下布条绑紧大动脉。

  一切都很完美,但爆豪总觉得有什么被忽略了。他想不出来。

  [喂,垃圾,你速度太慢了,我去找人。]恶人脸做好了基本处理,凶巴巴的说道。

  [明明是我比你快。]

  冷笑一声,爆豪转身就跑,反正自己留下来只会让他们更害怕。

  可是奇怪的感觉仍然缠绕着他,爆豪有些不安,但是轰很强,强到可以保护那两个人。

  当爆豪发现回去的路和来的路有些不同,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到第三个玻璃门时,停下步伐,仔细思索一番,第三个玻璃门外的盆栽从左边移到了右边,微弱的呼救声根本不可能传到这边,还有很多数不清的小细节,都说明了一个事,这条路根本就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

  伤员那边有放水混蛋在,这是唯一的优势。

  等着我。

  爆炸虽然已经停止了,但是大火仍在继续燃烧,商场的空气弥漫着大股烟雾,爆豪不得不捂住口鼻,冲刺于火焰中。路又变了,不同之前了。在又一次回到自己做了记号的地方后,爆豪的心坠到了谷底。敌人很强,可以控制的范围甚至到了这里。深吸了几口气,越是让人恐惧就越是应该镇定。
 
  盆栽位置的改变说明自己没有中视觉迷幻的个性,敌人的个性应该是控制周围环境。不过这样的个性都有个缺点,就是脱离不了模板,只能在原有基础上改变。控制的范围应该就是从听到呼救声开始起。个性的主人就在范围内,越是范围边缘变化就越少。在比对了记忆里的路和安全出口上的地图,爆豪很快就找到了大致位置。这个位置是,发现伤员的位置!那两个伤员有问题,爆豪意识到自己被支开了,轰有危险!

  电话也不接,没办法了,反正已经发现我了,手心出的汗足够他飞跃着前进,那就速战速决。爆豪抬手就炸,巨大的能量扭曲了空间,为他开辟了去往焦冻身边的路。

  四周到处是冰山火海,爆豪一拳打在偷袭轰的敌人脸上,一把抓回敌人的头发狠力撞上自己的膝盖。敌人好像在说些什么,但是爆豪根本不想听他的求饶,敢打我的人的主意,都该死。解决完手上的敌人,随手一丢,转身看见另外一个敌人已经被轰冻住了。爆豪快步走向轰,想要确认他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轰揽住爆豪的纤细的腰,抬手抚上他的脸,[没有受一点伤哟。]爆豪一把抓住他的手,沉着脸逼问道,[阴阳脸要是会做这种事才有鬼了,垃圾装的都不会装。]假轰也不恼任由他抓住自己的手。

  几声痛苦的呻吟从背后传来。

  听到声音,爆豪下意识回头一看。 

  视野尽头是倒在血泊里挣扎的敌人,焦冻又突然在后方出现,用冰刀一遍又一遍的刺进敌人的身体。敌人抬头的每一个瞬间都定格在爆豪眼里,他吐出的话语连不成语句,充血的大脑也不足以想象出他的本意。爆豪口干舌燥得看着一切,话语哽在嘴里。再一眨眼,躺在那里又变成了焦冻,而刀也不是冰刀。

  伴随着让人窒息的疼痛,爆豪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冰刀笔直的穿透自己的身体,一阵头晕目眩,没了力气,一时间歪斜的视野渐渐接近水平线。爆豪艰难的扭过头看向身后,焦冻冷静的擦拭着自己的日本刀,看见自己在看他,只是轻巧一笑变了模样。霎时,滚烫的液体涌上咽喉。

  不要,轰,不要死。

  吐出的文字化作液体淌出口腔,流向焦冻,只想再近一点。

  能看到的范围不断缩小,所到之处尽是血红,身体全然不听使唤,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就要死了。

  在最后中爆豪发现自己居然在思考着轰最后到底说了什么这种没有意义事情。

  啊,轰说,[别看。]

———————————————————————
  梦结束了,爆豪醒了,模糊间看见几个人影晃过来晃过去,十分扎眼。想说点什么,却只干嚎出几声。

  随后进来的色块中有黑有绿也有红,传遍全身的疼痛让他阖上的眼强制睁开。有一两滴水滴落在他的脸上,黄色的肉块在说些什么,小心又温柔的触碰着自己的脸。

  我还活着。

  这个认知让他兴奋了起来,挣扎着爬起来,既然自己活着,那轰也活着吧。

  怀着希望的爆豪胜己在挣扎中,伤口再次大出血,昏死过去。

  一个星期后,爆豪再次醒了过来,左右病床的病人都不是轰。这很正常,轰是富家子弟,应当住在VIP病房吧。

  爆豪暗自嘲笑了轰一句大少爷,拉住帮自己看病的医生就问,轰焦冻住在哪件病房。医生沉默不语,眼神里的东西叫爆豪不安,[还活着吧,]再次满怀希望的询问,医生这次没有沉默了,只是小心的告诉他葬礼在三天前举办了。

  爆豪想要确认大家都在骗他,环顾四周,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同情和可怜,切岛过来拥抱他,上鸣过来拥抱他,濑吕过来拥抱他,绿谷过来拥抱他,八百万过来拥抱他……轰过来拥抱他,轰过来拥抱他,轰过来拥抱他,轰?轰!轰就在这里呀,爆豪生气极了,为什么要骗自己。
 
  直到他发现轰变矮了。
 
  轰有两个,爆豪茫然的抬起头看着两个人,这时候有人过来拍他的肩膀,扭头一看,这也是轰,这个病房里每个人都是轰。

  为什么要逗我玩?!爆豪不明白大家为什么要这样逗他,可是随着人员进出病房,每一个人都是长着轰的脸。爆豪尝试叫了一个名字[……狗屎头……]红发轰奇怪的看着他,还问他怎么了。[帮我叫医生。]

  医生实在是找不出问题,所有的检查都做了,和常人无疑。最后只得出了是精神上的问题,就不了了之了。反倒是爆豪自己表现得像个没事人。爆豪除了再开始有点分不清人,后来就和别人差不多。久而久之,大家都忘了爆豪还有这样的毛病。
 
  爆豪前去祭拜轰,看见灵堂上摆着自己的照片,红白相间的头发配自己的脸意外的合适。
 
  跪下来,俯身将头抵在冰凉的地板上,虔诚的跪拜,睫毛的缝隙中榴莲头轰摇曳着,面无表情。
 
  真搞笑。

评论(11)

热度(31)